夺《红星》最佳男女配角 徐鸣杰 林梅娇分享心路历程

37天前     1,089
夺《红星》最佳男女配角 徐鸣杰 林梅娇分享心路历程

(林梅娇服装:Rotate Birger Christensen,CLOSET提供/鞋:Jimmy Choo;徐鸣杰服装:Loro Piana/造型师:Ivan/发型:Passion Hair Salon(Ryan)/化妆:Agnes)本届《红星大奖》最佳男女配角得主徐鸣杰(左)和林梅娇畅谈演艺路。(叶振忠摄)

不曾在戏剧方面合作的林梅娇和徐鸣杰为《联合早报》封面故事碰头,他们是今年《红星大奖》的最佳男女配角得主。入行37年的林梅娇共拿三座红星女配角奖,徐鸣杰2010年入行,今年首次获红星演技奖项肯定。两人分享的演员故事与心路历程,精彩度不输他们各自的花边新闻。

不曾在戏剧方面合作的林梅娇和徐鸣杰为《联合早报》封面故事碰头。他们是今年《红星大奖》的最佳男女配角得主。入行37年的林梅娇共拿三座红星女配角奖,徐鸣杰2010年参加《才华横溢出新秀》夺冠后入行,今年首次获得东家的演技奖项肯定。

两人除了同届得奖,还有三项共同点:一、第一个演技奖项来自外部,林梅娇1995年以《情丝万缕》在上海电视展获颁最佳女配角奖;徐鸣杰2013年以《我要嫁出去》荣获第18届亚洲电视大奖最佳男配角奖。二、两人有一段“没拍戏”的日期,林梅娇怀孕后卸下演员身份,停了两三年才重返荧幕;徐鸣杰疑似得罪人,拍了第二部剧后,一时没戏拍了。三、有亲人爱人在演艺圈,林梅娇有女儿黄暄婷相伴,徐鸣杰与陈凤玲的“婚”头总是话题点。

这次专访聚焦林梅娇和徐鸣杰的演员故事与心路历程,精彩度不输他们各自的花边新闻。

林梅娇 开始过减法、内省的人生

林梅娇是第六期演员训练班的学生,最初只是想找一份工作,初拍戏时懵懵懂懂,从当临演开始,体验三天三夜没睡的滋味。她忆述说:“我真的被吓到,觉得当演员这么辛苦,没有时间睡觉,所以有一点慌,但已经签约了。后来觉得,这样的训练也是经验,从苦到甜,如果开始的时候尝尽了很甜的东西,然后才吃苦,可能会转换不过来,开始比较辛苦,后来会比较舒服。”

夺《红星》最佳男女配角 徐鸣杰 林梅娇分享心路历程

《欲望街车》的“阿嫂”角色为林梅娇(左)开拓新戏路,右为搭档郑琬龄。(档案照)

1980年代至1990年代初,林梅娇演绎很多“苦瓜干”人物,荧幕上的她总是柔柔弱弱,被欺凌,惹人怜。1995年她生下女儿后,暂时放下演员工作,复出后,她在1998年电视剧《欲望街车》中摇身变爱炫耀的“阿嫂”,开拓新戏路。她说:“是非常夸张的人物,曾担心会不会太夸张,演法太小丑,后来我真的看到一个这样的女人出现在我面前。她的动作很夸张,《欲望街车》角色十根手指都戴上戒指,她也戴了戒指。看到她很开心,因为我相信角色的存在了。我就一直看着她走来走来,看完了,我满意了,知道要怎么演了。”她透过这个角色将潜藏在内心,自己都不知道的一面发掘出来,“演得很开心,发现自己可以做到这个程度,不再斯斯文文被人家欺负。”

小市民题材的《欲望街车》小兵立大功,成为当时的收视霸王,后来开拍续集《摩登状元》。林梅娇此后能在荧幕上“欺负人”了,包括《琼园咖啡香》中的“大妈”角色,整天欺负演“小妈”的陈慧慧,“这个角色也是我的挑战。”

她喜欢的作品还包括2021年的《过江新娘》、2018年《五零高手》、2009年《书包太重》、2008年《小娘惹》、1989年《钻石人生》和1987年的《边缘少年》。她年轻时向往演绎大姐大,过夜生活的反转角色,如今想演适合年龄的人物。

拒绝演姐弟恋

无论如何,林梅娇有一类演不了的角色——跟年轻男演员谈情说爱。她说:“有人要我演姐弟恋,拜托啦,对方都可以做我的儿子!这样的戏,我本身不会喜欢看,觉得很不舒服。如果是30多岁的女子跟20岁的男子谈恋爱,我可以接受,要一个老安娣跟20岁的谈恋爱,就不能接受了。身为演员什么都要尝试,但如果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拚命地去接受,可能不会演到最好。”

本地资深女演员还有机会往外闯,如陈丽贞赴台湾拍摄HBO剧集《良辰吉时》,洪慧芳主演电影《花路安娣》与韩国演员合作。多年前曾到中国拍戏的林梅娇可想“外闯”?

她说:“完全没有这个想法,可能我这个人比较安逸,不会特别想要挑战什么,我是很顺其自然的人,如果有这样的机会给我,可能我会尝试,也可能拒绝,我不知道。我喜欢平静,到了我这个年龄,我觉得很多东西都不重要了。”

现阶段什么最重要?她说:“不要有太多的负担,减少生活当中的东西,家里的东西减掉,烦恼太多也减掉,不要有太多烦恼,慢慢地减到身心灵很平静,那就是我要的人生。”

冷暖自知,林梅娇会为自己打分,“譬如说,碰到一些事情,以前会生气,现在碰到这件事已完全不会生气,我就给自己的内心打分。如果还有50分的生气,那我就还有50分要努力。外面的东西不实在,要往里面去看自己,快乐不是别人给你的,是你的内心怎么去处理每样事情。如果每样事情你都生气,那惨了,人生不用过了。很豁达地接受它,你就是一个开心的人,你就是活在人间的天堂了。”

记者问,她是否也以这样的心态看待前夫黄奕良?林梅娇仅说:“我的心态,包括面对全部的东西,什么东西来,我就用我的心态去面对。”

黄暄婷当随行“女助理”

夺《红星》最佳男女配角 徐鸣杰 林梅娇分享心路历程

专访当天,黄暄婷(左)当“跟得女儿”担任母亲的小助理。(叶振忠摄)

在报馆访问林梅娇当天,她带了一名“女助理”随行,对方戴着口罩,记者后知后觉,未在第一时间认出原来是黄暄婷,她当“跟得女儿”,负责帮母亲拿包包,端奖座等。

提到黄暄婷入行,林梅娇说,女儿自小跟着她去电视台,认识很多台前幕后人士,求学时期演一些小角色,正式入行当演员属自然而然,“我每次都跟她讲,现在只是一个开始,拿到‘芳草’这样子的角色,她各方面运气很好,她自己也懂。她有这样的成绩,身为妈妈比谁都开心。我还跟她讲,还是要继续努力,这一行学无止境,好像我这样子,演了30多年,还是在不断地在学习。”

林梅娇分享拍摄《钻石人生》的情绪戏时提到:“越年轻我越容易哭,当年纪慢慢变大,很多东西无所谓,不会再哭……”后来聊到去年离世的母亲时,林梅娇眼泪溃堤。她拭著泪告诉记者,上台领《红星》女配角奖时,不敢谢母亲,因为一提到母亲就会哭出来,她还在学习放下。

林妈妈是女儿的超级粉丝,一定看女儿演的剧,“我跟暄婷会抱会吻,但我的妈妈不会这么做,但她会在一处看着我,你知道她会在的。”长大后,林梅娇会主动拥抱与牵母亲的手,母亲原本很害羞,久而久之也习惯了,“我没有后悔这样做,做了之后,没有遗憾了。”

“减掉家里的东西,不要有太多烦恼,减到身心灵很平静,就是我要的人生。”

徐鸣杰 伯乐黄光荣导演为他解冻

访问当日,徐鸣杰的母亲过花甲生日,离乡背井工作的他无法陪母庆生。尽管跟家人聚少离多,但他没后悔参加《才华》。他说:“有人说,一件事可以改变人生,我相信这句话,参加《才华》真的改变我的人生,我从来没有想到会在新加坡,跟这片土地连接超过10年。”

踩“地雷”遇低潮期

徐鸣杰以《才华》冠军光环出道,第一部作品是《阿娣》,紧接是《万福楼》,之后却超过一年没戏拍。他当初年轻气盛,一脚踩“地雷”,随之而来是低潮期,如今方能侃侃而谈。

夺《红星》最佳男女配角 徐鸣杰 林梅娇分享心路历程

当年22岁的徐鸣杰(左二)是2010年《才华横溢出新秀》的冠军。(档案照)

徐鸣杰聊起当年:“不得不承认,我的态度有问题。我喜欢跟导演讨论剧本,但港导做事的方式要快,何况我还是新人。但我觉得我有理由,想做的东西是符合角色的,那为什么不做?那名导演对我说‘你是宅男(剧中角色),不是白痴,干吗设计那么多东西?我要你这么做就这么做’,我听了不舒服,拍摄时就按照自己的设计做,他喊卡,走过来拍桌子,问他是导演还是我是导演?问我会不会演戏?《才华》冠军怎么拿的?我觉得不被尊重,站起来回呛‘你再说一遍’。我当时不知道,新加坡的拍摄环境就是这个样子的。”剧集杀青后,徐鸣杰向导演道歉,导演打哈哈带过。

徐鸣杰之后被调去当儿童节目主持人。他说,当年个性骄傲,自觉大材小用,“现在的我,感恩有那个时期,让我的心态改变了。我做儿童节目主持人,做综艺节目,终于经理人接了《我要嫁出去》给我,演护士好人,有戏拍就好,我很珍惜。拿了亚洲电视大奖,但也没机会马上回公司(指拍新传媒自制剧)。”

《我要嫁出去》是哇哇映画的剧,他在这部剧的杀青会上遇见伯乐导演黄光荣,黄导当时将回新传媒拍剧,“光荣导演问我是不是新传媒的人,是不是中国人,说没见过我,之后说合作下一部戏。”徐鸣杰当时自信心低,觉得导演只是随口说说,但之后真的接到《小小传奇》“娘娘腔”角色,后来又拍了《冲锋》。隔年,他以这两部戏再次入围亚洲电视大奖,在最佳男配角奖项一人占两席。

终获“亲妈”认可

2013年的亚洲电视大奖最佳男配角奖座对徐鸣杰来说是安慰,今年的《红星》男配角奖则是鼓励,“我也觉得自己以前说错很多话,一直希望获得‘亲妈’(公司)认可。曾经有很多人觉得我是外面的艺人,问我还在不在新传媒,我被问到很尴尬。我从小被教育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想回报公司,希望‘妈’能说‘儿子’你很棒。今年我得到了这样的认可,不迟,也还好没有来得早,因为会失去很多人生历练,现在来得刚刚好。”

本地电视圈曾组“八公子”,徐鸣杰是其中一员。他告诉记者一件伤心事,前综艺导播去年曾当着他的面说“八公子没有人,塞你一个进去”,他听了非常难过,“我确实是八公子中社交媒体方面(粉丝人数)最弱的,我没去经营,但我一直想演好戏,这是不变的初衷。可能别人会以谁红来排列,但我不以这个为基准。初衷和演好戏是最重要的,这是我留下来的原因。”

近两年,徐鸣杰陆续接演富挑战性的角色,在观众眼里也许戏份不多,但他演得很乐,“我想要可以磨炼演技的角色,入行的时候演太多比较弟弟、好人的角色。以现在的年龄段,我想要挑战更多,让人看到我不同的面貌,身为演员的塑造性,磨炼演技是我首要追求的。”

夺《红星》最佳男女配角 徐鸣杰 林梅娇分享心路历程

《我的女侠罗明依》的“恭王”是徐鸣杰满意的角色。(档案照)

入行12年,徐鸣杰的满意之作包括《肃战肃绝》《我的女侠罗明依》和中国版《小娘惹》,日后希望有机会去台湾拍戏,“台湾戏剧越来越棒,类型、题材、角色很吸引我,希望跟那边的演员切磋。”

不免俗问一问徐鸣杰与女友陈凤玲的相处模式。这对演员情侣较少谈工作,但他会推荐影视片段给伊人看,两人偶尔会讨论剧本里的台词,“不会介入太多,因为角色是自己创造的。”两人如今爱得大大方方,是否好事近了?徐鸣杰说:“相信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讲。”

“以现在的年龄段,我想要挑战更多,让人看到我不同的面貌,身为演员的塑造性,磨炼演技是我首要追求的。”

图/文:取自《联合早报》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