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拍戏七度隔离 吴岱融未能回新

2022年08月15日   •   1221次阅读
为拍戏七度隔离 吴岱融未能回新

吴岱融(左起)、惠英红与吴千语现身北京国际电影节。(新明日报)

为拍戏隔离7次,吴岱融搭档影后惠英红新片《我的非凡父母》登中外电影节,叹说暂不能回新!

“一回新再飞中国又得隔离,前前后后因拍戏来去都隔离了7次!”吴岱融受访告诉《新明日报》。

习惯了吗?“习惯不了,困在房间里,除了看手机就是吃东西。最多在有限的空间做做运动,要是发生什么事都没人知道,其实也很危险。”

为拍戏七度隔离 吴岱融未能回新

吴岱融参与《我的非凡父母》演出。(新明日报图)

岱融透露,前阵子从北京飞广州,由于他在广州也有房产,打算回去陪老婆,不料因机上有乘客确诊,殃及池鱼,“我又被关14天!”太太与他同一屋檐下,也得被“关”,天伦乐成了“隔离日”,甚至影响工作,岱融感叹疫情打乱人类生活节奏。

岱融昨天才与影后惠英红、女星吴千语为温情片《我的非凡父母》(香港片名:《一路瞳行》)出席北京国际电影节。

《我》片以新晋导演朱凤娴的原生家庭故事为蓝本,故事讲述父母失明,诞下视力健全的女儿,女儿长大后深觉只是父母的“盲公竹”,对家人又爱又恨。

据悉,《我》除了北京国际电影节,也获邀意大利乌甸尼远东电影节,岱融说“那是要带纸巾入场,赚人热泪的电影。”

岱融首次挑战演绎盲人,“必须闭着眼睛演戏,很靠感觉,人物瞎了很多年,对于周遭环境必须很‘习惯’。”也因此,岱融绝对不能流露“不太适应”的表演形态,失明人士的小动作须揣摩得细微,这就很有难度。

“夫妻失明,要带大孩子特别困难,比如看医生给孩子吃药……生活琐事都必须克服,片中的妈妈通过女儿的一双眼睛去处事,但女儿大了想拥有自己的生活空间,母女之间就有了摩擦。”

岱融诠释的失明丈夫就是“和事佬”,个性带点搞笑、懂得随遇而安,他与影后惠英红已是三度合作,之前是《欢乐英雄》《恋爱世纪》(舞台剧)。

搭档惠英红,他赞叹:“很拼搏的一个人,她戴着隐形眼镜演绎失明妇,我们在旧式房子拍戏,夏天很炎热,特别容易流泪,但她的表现非常专业,演出每个角色都会付出全力,前阵子看到惠英红走秀,尽管年纪大了,但keep得很fit(健美)。”

《我》片中国8月26日放映,香港则以《一路瞳行》片名安排在9月15日上画。

除了《我》,岱融也为另一部电影《心里美》演绎一名“校长”,演员有王浩信,岱融这个“校长”与当老师的“女儿”余香凝因教育理念不同产生矛盾,是一部亲情伦理片。

岱融是好戏之人,形象亦正亦邪,站出来架势足,故星运亨通。目前香港热播的《痞子殿下》,他也参演一角,笑说角色令人很开心,疫下特别能消除郁闷。

他也投入另一部剧《纵横芯海》,搭档大咖黄晓明,《纵》改编自2021年初的长篇小说《月光密码》,故事讲述中国海外学子回归之后,投身中国芯片产业热血奋斗的故事,岱融演一名“投资者”,问起与黄晓明的合作印象,他说:“记性很好,也是一名很淡定的演员。”

岱融片约一部接一部没停,太座钟叔慧会否也心痒痒想拍戏?“不会,除非好角色才考虑,她暂时都只是当‘跟得夫人’。”宠妻的岱融笑说。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