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怎么了?27名外籍劳工因工伤丧命、70%女佣遭雇主辱骂

6天前     3,399

过去,新加坡是一个非常包容的国家,

是全球最安全的国家(城市)之一...

后疫情时代,

似乎有些宝贵的精神财富

和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

前天,一名32岁的男性劳工

在万礼一座工地被一架起重机的部件压死。

这意味着,今年至今已有27人因工伤事故丧命。

新加坡怎么了?27名外籍劳工因工伤丧命、70%女佣遭雇主辱骂

(图:来源自网络)

意外发生在10点15分左右,在万礼采石场路的内政团队战术中心。

一名32岁的印度籍劳工,从一台移动式起重机底盘下的工具箱中取出两个卸扣,起重机跟着顺时针转动...

“他的胸部被压在起重机配重和底盘之间。”

劳工随后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被送往邱德拔医院,但因伤势过重而死亡。

根据警方的初步调查,当已经排除他杀,调查仍在进行中。

新加坡怎么了?27名外籍劳工因工伤丧命、70%女佣遭雇主辱骂

(图:来源自网络)

内政团队战术中心是一个专为警察部队和民防部队提供训练的设施。有关工地的使用者是中国建筑(南洋)发展有限公司,而死者的雇主是华阳工程公司。

目前,已指示工地使用者停止所有起重工程。

作为安全措施,在起重机运行时应放置路障和警告标志,并提醒所有人员远离这类的危险区域。

包括这名劳工在内,今年至今已有27人因工伤事故而丧命。去年首六个月有23起工作场所死亡事故,全年则是37起。

新加坡怎么了?27名外籍劳工因工伤丧命、70%女佣遭雇主辱骂

(图:来源自网络)

一项调查发现,每年平均有70%的外籍女佣面对雇主的言语虐待,当中有者不堪情绪虐待,一度萌起自杀念头。

非营利组织情义之家(发布一份研究报告,内容摘录了22名向该组织寻求庇护的女佣,从2019年7月到9月期间面对情绪虐待的亲身经历,并且综合过去三年来向1832名女佣所进行的调查结果。

报告从威胁恐吓、对人身自由的管控和人格侮辱三大方面,探讨女佣遭遇情绪虐待的问题。

调查指出,每年平均有70%的外籍女佣面对雇主的言语虐待。

她们在工作期间因犯下小错误而遭到雇主辱骂或恐吓,比如恫言减薪、报警、恐吓将她们列入人力部黑名单,甚至威胁遣送她们回国等等。

即便女佣做好本分,她们往往也会因为雇主心情不好而沦为出气筒,甚至被迫提供性服务。

新加坡怎么了?27名外籍劳工因工伤丧命、70%女佣遭雇主辱骂

(图:来源自网络)

报告也提到,一些雇主会以女佣的国籍“借题发挥”,侮辱女佣和她们的家人,有时还在大庭广众面前羞辱她们。

根据现有条例,外籍女佣必须和雇主同住。然而,雇主或家人往往会侵犯女佣的隐私,例如在她们的睡房内安装闭路电视,抑或打扰她们的周休日。

不仅如此,她们的行动自由也受到限制,除了不能随意外出,还被限制使用厕所的时间,有时还被锁在家中。

调查还揭露,每年平均有约40%的女佣指雇主限制她们使用手机,并且检查她们的通讯记录。有的女佣在工作期间,甚至被完全禁止接触手机。

基于缺乏完善的法律和监管机制,女佣无法和其他劳工一样,在职场上得到应有的保护,导致雇主和女佣之间出现权力不对等的情况。这意味着,女佣往往无法拒绝不合理的工作条件和待遇,只能默默忍受雇主的无理对待,进而带来沉重的心理和精神负担。

新加坡怎么了?27名外籍劳工因工伤丧命、70%女佣遭雇主辱骂

(图:来源自网络)

饱受情绪虐待的女佣,会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对人生感到绝望,有的甚至萌起自杀念头。这些情况或许只是冰山一角,相信还有更多女佣面对情绪虐待。

为了加强保护女佣的权益和心理健康,情义之家提出13项建议,包括在雇主培训课程(EOP)中加入人际关系的培训项目、将女佣纳入弱势成人法令(Vulnerable Adults Act)的受保护群体、允许女佣自由转换雇主、增加女佣的周休天数,以及让女佣选择是否住在雇主家。

此外,该组织也建议签署国际劳工组织(ILO)的两项公约,分别是《关于家庭工人体面劳动公约》和《关于劳动世界中的暴力和骚扰公约》,以彰显当局尽一份力,极力为女佣提供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

新加坡怎么了?27名外籍劳工因工伤丧命、70%女佣遭雇主辱骂

(图:来源自网络)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