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疫情逾两年没回家 黄靖伦7月返新工作

17天前     2,970
因疫情逾两年没回家 黄靖伦7月返新工作

黄靖伦父子俩最近接到宝宝纸尿裤的业配,即在社媒做植入性营销。(取自黄靖伦面子书)

时隔两年半,黄靖伦终于要回新加坡了。他早前在IG透露将于7月16日在《缤纷万千在昇菘》演唱。

黄靖伦2020年回新过农历新年之后回台湾,没料到后来因为冠病疫情,竟然快两年半没回来。谈到这次回来的契机,目前人在台北的黄靖伦接受《联合早报》越洋访问时说:“《昇菘》3、4月的时候邀我上节目,我想到这么久没回家,好想看看家人,就答应了。”

黄靖伦的儿子1岁8个月大了,他的爸妈还没见过孙子,这次还是无法如愿。黄靖伦解释,之前接下节目邀请时,回台的隔离天数是14天,虽然现在放宽为“3+4”(3天居家检疫,4天自主防疫),太太也没办法请这么多天的假,无法同行,如果他自己带小孩回来,在飞机上和回台隔离期间,担心没办法把孩子照顾好。他叹说:“希望台湾快点全面开放,入境无须隔离,我爸妈就能过来看孙子。”

因疫情逾两年没回家 黄靖伦7月返新工作

黄靖伦这次回国会逗留一个多月。(取自黄靖伦面子书)

黄靖伦这次回来会逗留一个多月,除了上《缤纷万千在昇菘》,也接了一个海外拍摄节目。他暂时无法透露太多,只说是一个探险节目,会到大家意想不到或不知道的地方。

能再次主持节目,而且是出国拍摄,黄靖伦却说心情很矛盾。“一方面因为有工作,能赚钱,很兴奋,另一方面担心离开小孩太久,他会认不得我,也怕老婆辛苦。”太太的娘家在中南部,夫妻俩请了一个保姆帮忙。黄靖伦不改搞笑个性,说:“出国拍摄如果玩得太开心,会觉得愧疚老婆,她心理应该也会不平衡,会觉得‘我在这里这么辛苦照顾小孩,你竟然在国外这么快活’,所以我即使开心,也不能太过分。”

自夸“小小伦”可爱又帅

一聊到儿子,黄靖伦开心不已。“我真的觉得‘小小伦’比一般小孩更可爱,更帅!我自己这样讲,会不会不太好?哈哈哈!”

他说儿子现在会说几个简单的字,“情急之下”则会说出一个句子。“例如他本来只会说‘不要’,但有几次不想吃一些东西,就说‘我不要吃’。他不久前得支气管炎,我们喂他吃药,他就说‘我不要吃’。”

黄靖伦常在社媒分享带着儿子出外游玩的照片,“小小伦”的可爱模样引起厂商的注意,父子俩最近接到了宝宝纸尿裤的业配,就是在社媒做植入性营销。

黄靖伦很乐意跟孩子一起做业配或拍广告,但他说要很有耐性,因为很难捕捉孩子的表情,像这次拍纸尿裤的照片,拍了好多次才有了满意的角度和表情。

问他想生第二个吗?他大呼:“暂时不要!太累了!”

预计8月推出新歌

黄靖伦之前参演台湾电视剧《女力报到》系列两年,该剧去年年底杀青,他之后拍了一部短片《火星上的维纳斯》,目前未接到新的戏剧工作。不过他没闲着,即将完成一首新歌,预计8月推出,也上一些电视通告。

他与友人合开的桌游店生意受到疫情影响,去年5月中被迫停业近5个月,10月初才重新营业。他说生意还在撑,虽然在亏钱,但可以营业就还有机会,除非再一波疫情来袭,再次被迫停业,那可能就得关门大吉。

难得回新,黄靖伦最想吃海南鸡饭,但听说本地鲜鸡供应有限,他大呼:“为什么?我这么久没回来,竟然这样对我!”他也想吃螃蟹米粉、田鸡粥、烧烤魔鬼鱼、肉脞面等。

为挺好友何维健 黄靖伦提出三方案

黄靖伦上《缤纷万千在昇菘》当天刚巧好友何维健会在首都剧院举行演唱会,是否会去当嘉宾?

他说:“我们的演出时间相近,恐怕有点难。”但黄靖伦真的很想去看好友的演出或当嘉宾,于是搞笑地想了三个方案。“第一个是,如果延后开场不会罚款,就叫他迟一小时开场,我唱完后赶过去。第二个是,叫他安可一个半小时,我安可时出场。第三个是,加场,我当加场的嘉宾。”

何维健在IG邀请黄靖伦出席庆功宴,黄靖伦回复他“那你记得给我地址哦”,这对好友的互动太逗趣了。

图/文:取自《联合早报》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