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这名经常“选择性失忆”的老人家,老毛病又发作了

6天前     726
马国这名经常“选择性失忆”的老人家,老毛病又发作了

(联合早报)

作者 祥子

去几天,长堤北岸的那位老人家很不寂寞,语不惊人死不休。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在一项马来人大会上高调发表其马来人领土的历史观,首先单看这个大会主题便会让人吓一跳:“我是马来人,生存之战已经开始”。

老马的演讲重点非常切合大会主题,“好战”的口吻像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完全不是一个人生历练丰富,看破红尘的老人。

他说,马来西亚应该申索白礁的主权。这还不罢休,他从历史角度来看,说新加坡和廖内群岛都应该归还马来西亚,因为这些都是“马来人土地”。

马国这名经常“选择性失忆”的老人家,老毛病又发作了

马哈迪声称,新加坡和白礁岛在历史上属于“马来人土地”(Tanah Melayu),因此马国政府应该争取索回这两个地方的主权。(海峡时报)

不只如此,他还“根据历史记载”,说“马来人土地广阔,从克拉地峡,一路延伸到廖内群岛,但如今我们只剩下马来半岛。”

老马根据历史记载,那么根据历史,沙巴和砂拉越位于北婆罗洲,本来也不在“北至克拉地峡,南至廖内”的“马来人领土范围内”。他说,现在马来土地只剩下马来半岛,难道他不承认沙、砂二州是马来西亚领土,想要把两州踢出去?

老马的老毛病在于“选择性的记忆”和“健忘”,2008年国际仲裁庭把白礁主权的申索判归新加坡,这项领土纠纷是马国主动提上国际仲裁庭,不管马国心里如何不服气,也得接受仲裁结果。

在国际法下,在判决之后,仲裁双方都可以在十年时间内提出新证据来审核。2017年,马政府表示有了新证据要推翻判决。2018年5月,希望联盟政府上台,老马重作冯妇,立即表示放弃上诉。

理由很简单,马来西亚根本就提不出有力的证据,老马心知肚明,想要推翻国际仲裁的决定,那是白费气力和金钱。

现在老马却心血老潮,说要申索,分明要给现政府出难题。他以为全世界都跟他一样健忘,但马国人民没有健忘,这样重要的历史,新加坡更不可能健忘。

老马一番健忘论,绕了一大圈可能就是为了反击柔佛苏丹依布拉欣。

马国这名经常“选择性失忆”的老人家,老毛病又发作了

柔佛苏丹伊布拉欣。(Sultan Ibrahim Sultan Iskandar 面簿)

柔州苏丹近日在柔佛议会开幕时痛批中央政府不重视柔州,柔州所获的中央政府拨款跟柔州上缴的税款不成比例,柔佛被当作“继子”,他因此放下狠话:“别逼柔佛州走向脱离联邦的地步”。

这等于是说,柔佛可以搞独立,信不信由你。

老马当然不信,他还嘲讽苏丹不受刑事法的约束,可以乱讲话。

柔州苏丹也不是省油的灯,怒斥老马擅自撤销白礁主权的上诉申请,当时的希盟政府“未战先降“,并未咨询柔州政府,苏丹要求现柔州政府对此采取严厉行动。

老马会打”马后炮”,苏丹也会“秋后算账”,双方礼尚往来,这一局暂时打成平手。

马国这名经常“选择性失忆”的老人家,老毛病又发作了

马哈迪的言论,遭到网民批评。(档案照)

老马晚年以胡言乱语过日子,就因为他以为人们会把他的废话当一回事。他说得越刺激,越有听众。但今天的听众听得不爽也会开骂,马国《中国报》电子版上有关新闻的读者留言,一点也不客气。

一个96岁的老人如此受人诅咒,历史记载当少不了这一笔。

至于新加坡和印尼政府,想必都有许多正经事要做,不会随着一个“其言不善”的老人音乐起舞。

我们不妨给这位喜欢撒娇的老人家,介绍一位高明的心理医生。

马国这名经常“选择性失忆”的老人家,老毛病又发作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