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病夹攻新加坡?首起猴痘病例出现、更多人感染BA.4和BA.5冠病毒株、骨痛热症病例攀高

2天前     4,092

新加坡发现一起输入型猴痘病例,确诊的42岁英国籍男子是一名空服人员,目前在国家传染病中心接受治疗。当局已追踪到13名密切接触者,他们须接受21天的隔离。

三病夹攻新加坡?首起猴痘病例出现、更多人感染BA.4和BA.5冠病毒株、骨痛热症病例攀高

(档案照)

新加坡卫生部21日晚上发文告说,这名确诊的空服人员6月15日至17日曾在新加坡停留,之后19日又入境新加坡并在20日确诊,目前情况稳定。

男子6月14日出现头痛症状,16日发烧,但症状之后消退。不过,他在6月19日出现皮疹,当晚通过视讯看诊,并在隔天入住国家传染病中心进行进一步检测时确诊。 

当局已经在追踪与他有接触的人,包括受影响的航班。他在新加坡期间,主要待在酒店客房,6月16日曾到访一家按摩院,以及三家餐饮场所。

卫生部指出,病毒在这些地点传染的风险较低,数据显示猴痘病毒是通过密切或长时间的接触传播。四个受影响的地点已经进行清洁和消毒工作。文告未透露受影响的具体地点。

截至22日,卫生部已找到13名与病患有密切接触的人,他们须隔离21天。另两名属于低风险的接触者,也会接受电话监测。

更多人感染BA.4和BA.5毒株

导致新加坡冠病病例明显增加

新加坡过去一周的冠病社区病例,比前一周增加了23%,主要是因奥密克戎BA.4和BA.5毒株更广泛传播所致。目前,奥密克戎BA.2毒株仍是主流毒株,但感染BA.4和BA.5毒株的病例占比正在攀升。

三病夹攻新加坡?首起猴痘病例出现、更多人感染BA.4和BA.5冠病毒株、骨痛热症病例攀高

(档案照)

新加坡卫生部21日晚上发文告指出,过去一周的社区病例中,感染BA.4和BA.5毒株的病例占约30%,高于之前三周的17%、8%和3%。

其中,BA.5毒株预计占本周所有病例的25%。卫生部说,鉴于BA.4和BA.5毒株的传播力比原有的BA.2更高,下来这类病例料继续激增。

目前的国内外证据显示,感染BA.4和BA.5毒株的病情严重程度,与奥密克戎早前的其他毒株相似。新加坡现有的安全管理措施维持不变。

卫生部会继续针对在新加坡传播的毒株进行基因组监测,包括要求一些患者接受由政府资助的额外核酸检测,用于进行基因组排序。

启用多五个

联合检测接种中心

23日起,新加坡将启用多五个联合检测与疫苗接种中心,分别位于宏茂桥、红山、盛港、兀兰和义顺。此前,已有五个联合检测与疫苗接种中心在5月24日启用。

这些中心都会提供辉瑞/复必泰,以及莫德纳/Spikevax疫苗,除了碧山中心提供的是辉瑞/复必泰,以及诺瓦瓦克斯/Nuvaxovid疫苗。12岁及以上的公众可直接前往中心接种疫苗和追加剂。

为整合资源,并腾出空间充当其他用途,设于来福士城会展中心的接种中心将于7月18日关闭。

21日新增7109起病例

近三个月来单日新高

新加坡21日新增7109起冠病病例,写下过去近三个月来的单日新高。新加坡上一次的单日新高是3月29日的8164起。

一般在周末后,星期一检测到的病例会增加,并反映在星期二的数据。相较于上周二的5130起,21日的新病例增加了近四成。

重症病患减至36人,其中27人需要输氧,九人在加护病房。21日没有通报死亡病例,每周病例传播率从19日的1.17增至1.23。

三病夹攻新加坡?首起猴痘病例出现、更多人感染BA.4和BA.5冠病毒株、骨痛热症病例攀高

卫生部透过文告说,随着病例增加,当局强烈建议70岁及以上的年长者接种第二剂追加剂。其他所有适合接种疫苗的公众,都应尽快完成基本接种程序,并接种至少第一剂追加剂。卫生部很快会派遣流动接种团队到社区为年长者接种。

截至20日,全国人口中92%已完成基本疫苗接种程序,77%注射了追加剂。

尽管医院的冠病重症患者并未明显增多,在加护病房留医的患者人数也维持在低水平,公共医院仍忙于照顾非冠病患者,病床使用率相当高。卫生部因此促请公众只有在碰上严重或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时,才到医院急诊部求医,把资源留给有需要的患者。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21日上午在记者会上,回答有关冠病疫情可能回弹的询问时强调,随着冬天到来,目前未知病毒是否会演变出更危险的变种毒株,但政府必定会继续密切留意情况。“对全球经济及新加坡而言,冠病的风险仍然存在。” 

专家:对主流病毒缺乏免疫

骨痛热症病例将持续攀高

新加坡2022年出现严峻的骨痛热症疫情,主要是因主流病毒是新加坡人缺乏群体免疫的第三型病毒,专家预计病例数量将持续增加,7月或8月才到顶峰。

三病夹攻新加坡?首起猴痘病例出现、更多人感染BA.4和BA.5冠病毒株、骨痛热症病例攀高

杜克—国大医学院研究人员正在处理实验所需的伊蚊。(王彦燕摄)

新加坡在2020年出现过历来最严重的骨痛热症疫情,但2022年再次面对新一波疫情,截至6月17日,骨痛热症病例已达1万4595起,超过2021年全年总数。

三病夹攻新加坡?首起猴痘病例出现、更多人感染BA.4和BA.5冠病毒株、骨痛热症病例攀高

杜克—国大医学院新发传染病重点研究项目副主任黄英勇教授说,目前骨痛热症病毒是新加坡人缺乏群体免疫的第三型病毒,病毒也可能存在基因差异导致传播力更高。(王彦燕摄)

杜克—国大医学院新发传染病重点研究项目副主任黄英勇教授说:“一大原因是2022年的主流病毒为第三型骨痛热症病毒(DENV-3),新加坡上一次出现第三型病毒的疫情是在1992年,过了这么多年,人口对这一型病毒有较低的群体免疫,导致病毒能大规模传播。”

黄英勇也指出,四型骨痛热症病毒之间有显著的基因差异,而在第三型病毒,病毒与病毒之间也可能存在一些差异,好比不同的变种毒株;另外,基因差异可能改变病毒的传播力并造成大规模传播,这是科学家正在研究的。

两骨痛热症疫苗

已完成临床试验

关于疫情是否会在近期内改善,他说:“我认为病例数会继续上升,新加坡骨痛热症高峰期通常在7月和8月份,之后才会减少,因此现在病例增加不令人意外。不过随着人们对骨痛热症的意识有所提高,当局也采取措施降低伊蚊繁殖,希望病例数能尽快降低。”

他也认为,观察骨痛热症的趋势应以五至七年的周期进行,因为得过骨痛热症的病患短期内也会对其他型骨痛热症病毒具免疫力,因此病例会周期性地增减。

新加坡目前已批准一款骨痛热症疫苗,但只适用于避免已染病的人再度感染。黄英勇说,两款疫苗已完成临床试验,希望在今年底面市。

现在也没有专门对抗骨痛热症的药物,但杜克—国大医学院正同新保集团医学研究单位合作,对美国强生子公司扬森制药(Janssen Pharmaceutica)的骨痛热症新药展开第二阶段的临床试验。黄英勇指出,药物面市的时间取决于研发速度,但估计需要三至五年。

杜克—国大医学院同强生昨天正式开设研究中心,共同研发对抗骨痛热症和兹卡等黄病毒属(flavivirus)的药物。

全球每年有超过4亿人感染黄病毒属,全球近80亿人口中有一半受到威胁,随着全球暖化,受威胁的人数还可能增加数亿人。新研究中心将结合杜克—国大医学院在病毒研究和商业化的专长以及强生集团在加速推动黄病毒属疾病的丰富企业经验,把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研发应对黄病毒属的药物。

中心由杜克—国大医学院新兴传染病研究所苏峇士(Subhash Vasudevan)教授和强生的全球公共卫生研究首席科学家戈瑟尔斯(Olivia Goethals)领导。

苏峇士指出,学院自2014年开始同强生合作,正进行临床试验的新药能涵盖骨痛热症的四型病毒,中心将进一步研究扩大药物可针对的病毒种类。

他也说,中心目前着重研发抗病毒药物,因为这种治疗方法比抗体药物便宜,能广泛为人们治疗,中心的目标是在五年内研发出对抗多种黄病毒属的药物。

文: 胡洁梅、黄贝盈、杨浚鑫、王康威

三病夹攻新加坡?首起猴痘病例出现、更多人感染BA.4和BA.5冠病毒株、骨痛热症病例攀高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