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新加坡土地价格较疫情前涨多达五成,竞标者更增加一倍

11天前     990

新加坡私宅价格近期飙涨,土地竞标价走高是主要原因。过去一年多来,政府售地计划(GLS)的平均土地价格较疫情前涨了多达五成,2021年参与竞标平均人数更增加一倍,反映发展商标地的激烈情况。

但分析师认为,在宏观经济逆风影响下,预料发展商下来标地趋向谨慎,土地竞标价和私宅价格可能走软。

2021年新加坡土地价格较疫情前涨多达五成,竞标者更增加一倍

根据高力国际(Colliers)和世邦魏理仕(CBRE)整理的数据显示,2022年迄今政府推出的六幅私宅地段,平均土地尺价为1112元,较2019年疫情前的904元,高出23%。

如果不包括核心中央区和执行共管公寓(EC)地段,2022年平均土地尺价1202元,较疫情前的801元,更是高出了50%。

两家房地产咨询公司数据也显示,地段的平均竞标人数从疫情前的六方,增加到2021的12方。

如2021年宏茂桥1道收到15份竞标书,竞争激烈。

发展商求地若渴

土地竞标价创新高

高力国际(Colliers)新加坡研究主管何俐慜说,楼市表现强劲,以及未售出单位越来越少,促使发展商提高竞标价积极抢地。

她也说:“过去两年买家对新私宅需求稳健,发展商受鼓舞,以更高价格竞标。”

世邦魏理仕东南亚研究主管宋明蔚补充说,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未售出私宅单位共1万4362个单位,接近历史最低水平。与此同时,政府因疫情考量在土地供应方面保持谨慎,2020年大部分时间暂停竞标活动。

她说:“这就使得发展商求地若渴,这一年多来争取地段以填补土地库存,激烈竞标导致土地价格急剧上涨。”

她还指出,过去一些发展商会通过集体出售市场取得私宅地段。但2018年和去年两轮降温措施调高了发展商须支付的额外买方印花税(ABSD),发展商面对的集售风险更高,使他们纷纷转向政府售地计划,土地供应情况更吃紧。一般私宅项目中,土地成本约占三分之二,因此土地竞标价走势对私宅价格影响巨大。

这10年来,土地竞标尺价基本呈上升趋势,从2013年的739元,到2018年升至1056元,涨了43%。不过2018年7月政府出台降温措施后,尺价隔年下跌14%,报904元。

过去一年随着楼市火热,发展商“胃口”又开始撑大,土地尺价回涨逾两成,并创下新高。

价格与利率升高

房价增速料放缓

例如纬壹城(One-North)的士岭坡(Slim Barracks Rise)两幅地段2021年招标结果出炉,各吸引10方竞标,尺价分别为1246元和1210元。这比同地区的One-North Eden在2019年标中的尺价1001元,高出两成以上。

近期大卖的鑫丽嘉园(Piccadilly Grand)土地尺价1130元,较附近[email protected]在2017年的地价1001元高出13%。

又例如6月竞标截止的德明路地段,尺价为1350元。这地区上一个私宅项目是2013年建成的丽水湾(Waterbank at Dakota),它当时地价为508元。相比下,德明路地段尺价高出165%。

橙易产业(OrangeTee & Tie)研究与咨询部总监孙燕清说,地价大幅上涨,意味着下来房价也会跟着走高。加上最近建筑和人力成本也增加,发展商预料会把部分成本转嫁给买家。

但她说:“目前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和ABSD调高,将影响发展商的风险偏好。所以尽管他们仍想填补土地库存,下来应会采取较谨慎态度标地。”

她以德明路地段为例说,它只吸引了两方竞标,部分原因是面积大,可建造大约1040个单位,发展商销售压力更大。

何俐慜也认为,土地竞标价和私宅价格下来可能走软。

她提醒说:“现在私宅价格已从2020年第一季的低谷回弹14.9%,达到历史新高。再加上房贷利率调高,买家对价格会越来越敏感,房价增速预料放缓。因此,如果发展商继续高价买地,他们的盈利率将减少。”

文: 周文龙

2021年新加坡土地价格较疫情前涨多达五成,竞标者更增加一倍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