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假装大学生勾引我在新加坡的老公......”

207天前     1,782

这几天,

被一个触及灵魂的问题引爆了

讨论各位已婚小编的...

夫妻生活

The Married Life

热烈的气氛啊 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

芝士奶盖:和谁夫妻生活?我老公?我们之间只有上下铺的兄弟情,祝友谊长存!

蜜桃乌龙:我给我老公微信名备注是“哥哥”,他给我的备注是,“小老弟儿”。

牛油果冰沙:我老公好像收电费的,一个月只出现一次。

西瓜汁:那我老公就只能是送快递的了,放在门口就走。连屋,都没进来过。

茶拿铁:一个礼拜三次的我就默默听着不说话......

“我假装大学生勾引我在新加坡的老公......”

编辑部的小姐妹们分享后 都瞬间松了一口气 一个月都不跟老公腻歪一次 “啊,原来我不是一个人!” (抹茶拿铁除外)

我们把这个问题撂进了粉丝群 那简直成了深水炸弹 炸了个原地开花

我在新加坡的夜生活

看看小岛妈妈们 都过着怎么样的夜生活吧

工作妈妈:我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生活

这位妈妈的夜晚好忙好充实,相当的精彩,特别有意义。简直用生命诠释了,工作妈妈什么都有,有钱、有社会地位、有生活目标、有思想、有存款,就是没有性生活。

“我假装大学生勾引我在新加坡的老公......”

全职妈妈:我的时间表里,夫妻生活不值得拥有姓名

"我孩子上小二,身为全职妈妈的我,每天的生活是非常程式化的:

早上7点,送她上学

上午10点:收拾一下房间,洗衣服,烫衣服,叠衣服

中午12点:就差不多准备做午餐

下午1点半:去学校接她放学

下午3-5点:被各种兴趣班填满,依次为美术、舞蹈、奥数、英文、羽毛球......

晚上6点:吃晚饭

晚上7-9点:写作业,周二英文spelling练习,周四华文听写练习

晚上9-10:哄孩子睡觉,忙点自己的事儿之后我也睡了

看看,根本没有夫妻生活,倒也不是因为生活有多忙,也不是因为相看两生厌,原因我说了你马上就能明白!——我,是,陪,读,妈,妈。疫情期间,我和老公相隔中国和新加坡,已经快一年没见面儿了。

“我假装大学生勾引我在新加坡的老公......”

中年夫妻:无性婚姻也挺好

“你就看着吧,只要是电话来了10秒就挂,那肯定就是我老公。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废话了,有事说事,没事不打电话。

在他眼里,我是五花肉成了精。在我眼里,他是个行走的提款机。我们不吵架,不争论,不出轨,不做爱做的事儿。

但是......

他在我妈妈生病的时候,丢下工作买好票,帮我回去照顾老人,我留在新加坡照顾孩子;

晚上孩子睡着的时候,我们俩看着她,一个亲手、一个亲脚丫,分享著关于她的趣事,一起露出老母亲、老父亲慈祥的微笑;

年轻的时候,他热衷于一件件脱掉我的衣服;到了中年,他会在我的冷的时候,给我披上一件衣服。这,又有什么不好呢?

“我假装大学生勾引我在新加坡的老公......”

二胎妈妈:朋友因为我有夫妻生活,和男友分手了!

“结婚十几年,两个孩子,一个小一,一个小三。

我老公一周还是能交上一两次公粮的,平时工作都挺忙的,偶尔也没有那个兴致,主要还是在周末吧。

当然,这个频次还是比年轻时要少,交粮地点、时间、流程,也已经简化了不少。结束后能有一声谢谢,已经是我们对彼此最大的爱意了。

不过有件事我印象很深刻,就是朋友来我家借住几天,她恋爱8年没和男友结婚,完全在一种下不定决心结婚、又不舍得分手的鸡肋状态。结果,她不小心看到了我和老公的避孕用品(小杜~),回去就和男友分手了。

她跟我说,她男朋友已经在恋爱第五年开始,就不碰她了。她一直以为‘老夫老妻’了,这样很正常。直到她发现了我和老公结婚10年,却还有避孕用品,意味着我们还有夜晚生活后——如雷击中,决然分手!”

“我假装大学生勾引我在新加坡的老公......”

嫁来新加坡:我假装大学生勾引我老公,让他给我买名牌包

“我叫小爽,在深圳和我老公相识,后来他就回新加坡上班了。结婚后,我们就一直异地,孩子出生后,我才辞职了,跟他一起来到新加坡......

我老公外形条件还是很好的,工作也不错,文质彬彬的很招女生喜欢。去年开始,他对我渐渐失去的兴致的样子,几个月也不关心我一次,借口就是工作太忙了,让我心生疑虑。

在一番挣扎之后,我决定偷看他的手机,发现他和不少女人聊天,我不知道她们是谁,可能是同事,有些像网友。内容大多数无关痛痒,偶尔有几句暧昧不清的语言,这种不上不下的情况,让我的疑心更重!

我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假装大学生从点评上加他,他平时用点评打卡饭店什么的,我就假装是留学生,问他餐馆好不好吃什么的,后来就加了微信。

“我假装大学生勾引我在新加坡的老公......”

开始的时候就是随便聊聊,但是我每次发假的朋友圈,放个网上找来的自拍照什么的,他都会给我点赞。有了一些深入的交谈后,我们就熟悉起来。

他尝试过约我出去时,我在房间哄孩子睡觉,他在客厅。当时,我很难受,感觉内脏都搅在了一起......

我回复他说出去可以,但是最近看上一款Gucci钱包,问他生日能送我吗~那款钱包,我真的喜欢。作为妻子求而不得,于是就拿来试探。

结果,他沉默了很久没有回复......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睡不着吃不下,我又害怕他说可以,又希望他显出原形。过去了几天,他都没有回,于是我追问他。让我很意外,他没有答应出来,一直以工作忙推脱。

最后,他就和这个假大学生渐渐断了联系。

“我假装大学生勾引我在新加坡的老公......”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最后关头,良心发现。我也不知道,他将来会不会有越界的事情发生。我只知道,我不会再试探他了,因为这样根本找不到我想要的答案,只会让我看见他后感到恶心。

以前,我天真的觉得无性婚姻也没什么,至少他不会出去乱搞,后来我在微博上看到蔡琴的经历,加上这次试探的体会,我发现无性婚姻不靠谱。

蔡琴嫁给大她10岁的杨德昌,当时杨德昌提出:只结婚,不同房,保持柏拉图式的交流,他们就经历了十年的无性婚姻。结果怎么样?杨德昌还不是爱上了小他18岁的女人,还生了两个孩子!

“我假装大学生勾引我在新加坡的老公......”

呵呵,他跟你没有兴致,不知道跟谁就会来了兴致。

看了这些经历,感触良多 在春天这种万物复苏的季节 小岛的已婚妇女 怎么就活生生把夫妻生活 过成了一种修行? 如果说人到中年 娃,精力,兴趣... 都是夜生活的拦路虎 那么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呢? 吓得我赶紧去问问 在新加坡的那些新婚小娇妻们

“我,每天工作14个小时!

夜晚还能分泌过剩荷尔蒙的人,我敬你是女超人!”

“一个月一次不能再多了,大老远的来新加坡,只想多赚点钱回家盖房子。

对不起,我忙着搞钱,没空搞别的。”

“这个跟男人健身有关系!我闺蜜的老公健身,身材保持的超好,据说他们夜生活那叫一个丰富。

至于我老公?呵呵,认识他的时候长的像吴彦祖,结婚两年,他更像吴彦祖了。对的,就是现在的吴彦祖......”

“我假装大学生勾引我在新加坡的老公......”

“新加坡封城的时候,我和老公成天四目相对,无事可做,只能运动一下辣~我们还玩很多花样呢,增加情趣~

结果,哎,那段期间太频繁啊,让我怀念起了上下铺的兄弟情。”

“恋爱一年,结婚一年,你问我男女之间有纯洁的友谊吗?

有啊!我和我老公就是啊!

但——夫妻生活?

不好意思,那是什么?”

夫妻生什么?

夫妻什么活?

什么生活???

“我假装大学生勾引我在新加坡的老公......”

看了这些你有什么感触? 辣妈粉丝的夫妻生活 可谓是丰俭由人 实际情况如何呢? 真的是中年夫妻两生厌? 90后崇拜无性婚姻,只想搞钱? 这事儿在新加坡 还真有人研究过~

新加坡女性,没兴致~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助理教授陈宝玲,对657名处于生育高峰期的已婚女性进行了抽样调查,结果亮了!

25岁-29岁已婚女性,平均每月性生活次数为3.7次

30岁-34岁已婚女性,平均每月性生活次数为2.6次

大约15%的受访夫妻,14周内根本没有性生活

(*针对受访抽样对象的数据)

被采访的女性表示,她们真实的需求,或者理想中的夫妻生活,应该是实际数量的两倍。那为什么事与愿违了呢?下面这两个因素背了锅!

压力

疲劳

“我假装大学生勾引我在新加坡的老公......”

海峡时报报道

为什么我们今天要聊这个话题呢?这个报告里也说明了:

“性生活频率的重要性体现在两个方面。 首先,它影响婚姻的质量和满意度。其次,它是生育年龄的决定因素,因此,它影响生育率,以及不育和流产的发生率。

“我假装大学生勾引我在新加坡的老公......”

研究结果表明,“我们的高压力、高疲劳的生活方式与健康的婚姻性生活互不相容,而且会削弱婚姻关系,增加不孕的风险,因为怀孕需要更长的等待时间。 这么多副作用,那么专家给大家什么建议呢?

夫妻们安排好亲密时间,把这件事的优先级提高

夫妻们可以互发简讯,互相关心,互相关注这件事

简化你的生活也很重要,不要把你的时间表安排的过于紧张,这样你们才有时间在一起

关于次数,有什么标准吗? 这个东西因人而异,网上流传一个公式,大家可以感受一下。把个体的年龄的十位数乘以九,可以得出结果,适用于20岁以上的成年人。

20岁,比较合适的性生活频率,2*9=18 ,18是10和8的组合,10天中建议有8次性生活;

30岁,3*9=27,建议20天里有7次性生活。

你们有没有达到这个数字啊~

“我假装大学生勾引我在新加坡的老公......”

最后,辣妈还是祝福大家,生活和谐吧~ 关于这件事,你有什么想法呢?大胆的在评论区告诉我们吧,如果你有点不好意思说自己的隐私,聊聊感受也好~

“我假装大学生勾引我在新加坡的老公......”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